辽代定窑瓷器鉴定方法,国家人文历史评选的九大镇国之宝?

网友“孤目前暂时被世人称为_Mrw”留言说“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法门寺地宫出土的那些东西。

我觉得这个问题挺好。作为陕西省乃至全国最具代表性的佛教文物代表,乃至唐代文物尤其是佛教圣物、瓷器、金银器、丝织品、琉璃等的集中呈现,法门寺地宫文物在陕西佛教文物中可以说是第一交椅。法门寺、大云寺、庆山寺、灵光寺、甘露寺、宝相寺、长干寺,都以出土真身舍利名誉海内。其中尤其以法门寺佛指舍利及影骨、长干寺佛顶骨舍利最为弥珍。七重宝函虽然是供奉舍利的,但是是影骨,真身舍利藏于墙角。七重宝函大概是目前所知层级最高的了,庆山寺宝函虽然精细但明显层级少了很多。甘露寺、宝相寺乃至长干寺等宋明地宫宝函皆层级少且锤碟工艺不及法门寺宝函。银金花双轮十二环锡仗是目前出土等级最高的锡杖,唐懿宗供养,长1.96米,重2.39公斤,用金2两,银58两。至于瓷器,据地宫出土的《物账碑》记载:唐懿宗“恩赐……瓷秘色椀(碗)七口,内二口银棱,瓷秘色盘子、叠(碟)子共六枚。”(遗漏一件八棱长颈瓶)以往提到唐代瓷器,虽然有学者认为唐代是青花瓷器的开端期,但唐代陶瓷作品典型代表基本就是白邢青越及长沙窑等,冥器代表即三彩器。秘色瓷是是出现在文献中的神秘存在。法门寺地宫出土实物及文字记载,有图有真相,使千余载的秘色瓷明朗起来。至于地宫出土的金银器自不待言。由于唐代流传下来的金银器比较多,尤其何家村,这里多说了。其中代表性作品除了宝函外,就是完整的茶具,如茶碾、茶焙、茶罗、贮盐器等很多都是空前绝后,虽然出现在宋明美术作品中,但也很难识别。丝织品就不说了,新疆出土的很多唐代丝织品样本,已经说明了唐代丝织品只能,但法门寺地宫的丝织品为唐代皇家之物,且内含武则天等唐皇所用之物,自然非比寻常。

辽代定窑瓷器鉴定方法(国家人文历史评选的九大镇国之宝)

昨晚十许和今早,都有朋友留言提及“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件作品,虽然是丝织品——汉代蜀锦,但其所反映的内容却很吉利,且直接点名中国二字。与文献不同,出土实物中有中国二字,自然意义非比寻常。何况还是五星拱卫,大利军事和政治。

虽然中国二字出现在文物上,现在发现的最早实物是何尊。何尊,出土于陕西宝鸡,西周重器,122字铭文,记述的是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成周之事,其中“宅兹中国”一般认为指的是以洛阳为中心的中原地区,而非今天我们日常所说的中国。

而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出土于新疆新疆和田尼雅遗址,即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之精绝国遗址所在地。这件作品长18.5厘米,宽12.5厘米,内容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云气纹和雌雄双鸟以及虎和独角兽等珍禽瑞兽,动物之名具体所指目前尚不能释读统一。这件作品据研究应该是整张蜀锦中截取下来的一部分做了护臂,据出土的其他蜀锦一起比对,其整体可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讨南羌”。史记、汉书等文献中都有此记录——《史记》:“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只不过具体事物还是首次呈现。何尊和这件丝织品都是禁止出国名单中的国宝作品。

有人指出我标注文物出处是别有用xin。不应该指明地域。何况我说了这么多的省份地域,也谈不上偏袒谁,都是中国文化谈何偏袒。

有心有时间就多做点实际的学习,不要一门心思捕风捉影,乃至杯弓蛇影。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学习多研究多交流心得。

我回答梗概如下,我不涉政,也不是很闲,我只是就文化问题讨论而已。说明出土地点,这是介绍文物的基本信息。我觉得我们应该活的明亮些、自信些,这样才有文化自信,不要动辄就风声鹤唳。更不要动辄就怕伤害,人活着这也怕那也怕,没必要。人生该做的事很多,唯独杞人忧天没必要,这就是一个大家一起讨论中国传统文化的平台而已。你想多了。世界这么大,有精力多研究些文化,才能有文化自信。怕这怕那,谈何文化自信呢。

网友昵称被注册已被注册问三星堆的青铜树排不上?在我心里,排得上。国宝之中,三星堆是一个传奇。三星堆玉器坑、青铜器坑,也是中外皆知。记得曾经举办过中国埃及文物展,其中重要的展品就是埃及的金面具和三星堆青铜金人面具。三星堆是一个谜样的存在,比江西新干大洋洲的商代青铜器窖藏还迷。四米的高度加上果子和九只太阳鸟。这个造型和高度在古今中外也罕见。举目四海,此造型只此一家。其中所蕴含的天文和传说,至今还令众多学者痴迷。

湖南的朋友留言问四羊方尊如何?这位朋友问得很柔和。谢谢。可以说,以四羊方尊、皿天全方罍,一个出土于宁乡,一个出土于桃源,都是国之重器,且他们扭转了人们对古代中国文化核心地区以及辐射地区的视角。以往人们认为荆楚两湖乃至鄱阳湖地区都开发的比较晚。但这些青铜器的出现至少说明,商代时期这些地区就已经具有高度的中国文明了。羊首尊在青铜器中不算少,但体量最大、造型最突出的莫过于四羊方尊。虽然是范铸但其无缝技术令人惊叹。曾先后被评为青铜器的典范之作和十大国宝之一。一直出现在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中。这件作品不但惊动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云人物,还在建国后被周总理一直挂念。但遗憾的是,这件作品出土时候就破了,后来在被倒卖偷运的过程中又被炸弹破坏,今天我们见到的实物乃是修复的。

湖南皿天全方罍是方罍之王,体谅硕大,纹饰精美。还跟陕西陇县韦家庄发现的皿氏族人的青铜簋一起记录了皿氏族的迁移历史。这件作品1922年被发现后就一路惊动了各种显贵人物。最后连段祺瑞和洛克菲勒都卷入其中,过手的商人也包括民国时期的大人物,如卢芹斋、、姚昌复、包尔禄等多位20世纪初重要古董商及藏家。这件作品还有一个分离史,盖长期保留在湖南博物馆,但器身却长期悬居海外。2014年才在三湘大地众善的努力下买回。

湖北的朋友说曾侯乙编钟和尊盘,在艺术上举世无双。这个我绝对赞同。曾侯乙编钟不用多说了,体量重量体积铭文工艺,没有第二没第三。到现在国家也才让敲了二三次——第一次是1978年它出土的时候,学者为了试音而奏响。第二次是1984年,新中国成立55周年,编钟被带到北京,为各国大使演奏音乐。第三次是1997年香港回归。长7.48米,宽3.35米,高2.73米,2567公斤的65个大小编钟。一钟多音,秘密在期内的锉痕上和薄厚上。尊盘更是失蜡法中至今还难以复制的作品。不知道多少条小龙小蛇盘桓蝶绕在一起,估计比大足石刻千手观音还难数清几百倍。

有的朋友推荐秦始皇陵铜车马,这个的确霸气侧漏还拉风。也是举国无二。但我想说点不好的。就是吧——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驾三、士人驾二、庶人驾一。懂行的一看就知道,这辆车的行政级别镇国,那就好像没有王者?

刚才说了很多河南的文物,还有安徽的文物,陕西的朋友有些不高兴了。也是,这是我的疏忽,三秦人民多厚道,还请见谅。下面说说,我认为的陕西国宝精粹,堪当国宝与否,还请人民群众说了算哈。这里先说一点,我这里不涉及非移动文物比如兵马俑。陕西本就文化厚重,陕西、山西河南,都是重镇。早年的中国文化符号标志之一的毛公鼎就出土于陕西岐山现在在台北。大克鼎出土于陕西扶风。大盂鼎出土于陕西郿县礼村。虢季子白盘铭出土于出土于宝鸡。这些都是享誉中外的精品。当然了都在岛上。陕博的唐代玛瑙羊首杯那也是精细无二的,只是我说过了,我不太赞同用易碎品镇国。茂陵博物馆的62厘米26公斤的银鎏金汗血马,也是同类无二的汉代标志性国宝。

有的朋友说,铸客大鼎,我觉得这个主意跟后母戊鼎都很有代表性。铸客大鼎虽然是楚国所出,但风格比之于王子午鼎来说,更稳健也更有中国风。且体大,八百斤,十二字铭文。虽然比之于毛公鼎、大克鼎等略少,但体量还是够范儿的,器足也更雄劲。

铸客大鼎,可以说是楚鼎中的重镇。

此外,出土于河南南阳淅川的王子午鼎也有84字鸟篆铭文,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美术字了。六条龙,带盖还有匕。国宝当之无愧,能否镇国,这个尚不敢多说。

首先说一点。我们只是讨论文化问题,不含任何攻击,也不想抬高或褒贬谁,更没有地域攻击。就问题论问题,请一些朋友注意素质,更注意理性看待问题。义愤填膺、愤愤不平可以理解,观点的争论难免言语激烈,但请注意,这不是敌我矛盾更不是骂战。本人不接受任何有辱斯文和斯文扫地之论战。谢谢。

有些朋友提出,太阳金鸟和马踏飞燕应该是镇国之宝。

我觉得这个观点有一定道理。虽然我们还不能一口断定哪个就是镇国之宝。但这俩作品无意识国宝。其最突出的特点也可以说是其之所以成为国宝的原因是因为其造型或者说工艺。其艺术构思所体现出来的中国文化的想象能力和创造能力使他们脱颖而出。

下面我再说点一些朋友不爱听的吧,毕竟要矛盾地看问题:马踏飞燕是东汉时期镇守张掖的军事长官张江及其妻合葬墓中出土的,墓葬被破坏很严重,这件作品是其陪葬车马甬中的一件。这件作品其艺术成就毋庸置疑,但究其本身原来的身份来说,其原主人的地位不算高,这件马的地位也不算高,因为他在陪葬品中只是其中之一小部分,其所在的耳室也是放一般物品的,而非主人喜爱之物,随葬在侧。太阳鸟的艺术想象力和工艺是毋庸置疑的。但就是体量小了些,薄了些。其纹样更像蜀地之特色而非华夏中心之作。

目前。很多人发问,为啥司母戊鼎不算。要是我排名我会计算在内。目前国博已发文,根据最新研究,其名字改为后母戊鼎。司母戊鼎原来是郭沫若先生的意见。当时有些学者认为是后母戊鼎,但意见在当时没被采纳。

但算在内也有一些顾虑,后母戊鼎,有一只耳朵应该是后补的,据说出土时候就没有。铭文太少了,且其具体信息解读出来的也太少。由于挖掘地别破坏因此很多其他信息无法解读出来。若论国宝,其体量足矣担当,唯一美中不足是铭文少且目前对其主人是谁,地位如何,都没有统一的结论。

我们要考虑一点,这里讨论的是镇国之宝而不是国宝。一般而言,国家一级文物就可以称为国宝了。

国宝又分为可移动和不可移动的。发问者提的问题没怎么说请,他指的应该是馆藏可移动文物中的文物哪一个可以镇国。

九大镇国之宝,这个概念也许不是一个概念,而只是采访之后,媒体人总结出来的。

虽然没有河南出土文物,但这其中却有直接反映和表现河南主题的啊——其中的清明上河图即直接表现今开封。这比出土,这个标准更牛了。

但这个问题本身却有另外的价值。

很多人疑惑为什么没有他心目中的文物,还有些人疑惑为什么没有他们省的文物。

其实,这要从镇国二字来理解,也许更好理解。

所谓镇国者,一般不应仅仅是工艺品而已,他应该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国家特色或者具有典型的国家行为意义,而非只是意见奢侈品而已。

镇国者,令国家平安之宝,包含着一种雄浑、庄重而不应流于浮泛。

传说中的九鼎、传国玉玺等,皆公认。

但镇国之宝本身这个概念也很难统一,很多时候变成了一种浮夸之词或者恭维之词。

国家人文历史请来九位专家,说出了他们认为的镇国之宝。应该说,这是一方的观点,受学科所限,谁也不敢保证中庸。

先来看看这评选出来的九大国宝,然后再说说题干。目前这九大国宝,显然是照顾到了类别和类型,有平均摊派的感觉,金银铜瓷画玉等等。

显然,、金银器:太阳神鸟金饰。图样和材质都很独特,但不得不说,因为独特所以不像主流商周之物。直径12.5厘米,重量才20克,此物镇国恐怕镇不住,体轻薄,不稳还中空。此等物件显然是配饰,装饰有余,镇国不足以担之,搞搞艺术研究还可以。

利簋,体量不大,造型和工艺也并不卓尔不群,因铭文而名重学界。因为这是一件记录武王伐纣的青铜器,但铭文33字,数量不至于毛公鼎、来盘、大盂鼎、大克鼎、虢季子白盘。同为记录武王伐纣的天王簋78字铭文。也许只是,利簋叙述武王伐纣更直接吧。但簋位在鼎后,用之镇国,还是不如以鼎为之。

北宋苏州工艺真珠舍利宝幢,这件佛教题材作品繁复华丽,也可以说比较少见,加之佛教题材镇国,倒是很有宋明镇国之风范。不过,宝幢不及宝塔更有代表性。

辽宁朝阳北塔十三层天宫出土辽代银佛塔。而如果用银佛塔镇国,则何如砖塔、铁塔、琉璃塔气势恢宏?显然题干所说的镇国之宝是现代在博物馆所藏可移动文物当中了。

其他国宝待续

至于题干所说的为什么没有河南的藏品。我想,商代重在河南,以后重订国宝必然有河南。不得不说商器中有铭文者寡,铭文多且反映重大题材者更少。商代青铜器物铭文极少,但我个人而言若论体量,河南商代青铜鼎堪当。而瓷器中的九大国宝排名,显然是没有考虑台北故宫所藏的河南汝窑作品。但我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瓷器难以镇国。试想,谁会以易碎品镇国?国宝足矣,镇国则大可不必。

辽代的瓷器该怎么鉴定?

契丹族建立的辽國,國人以游牧、渔猎为生,原本没有陶瓷生产。随着与中原地区交往的不断深入,中原的陶瓷器和制瓷技术传入辽國,并逐渐为其掌握和发展。

目前所见,辽代烧造瓷器的窑口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缸瓦窑、辽宁省昭乌达盟巴林左旗林东南山窑、北京龙泉务窑、赤峰窑等。

辽瓷的造型多种多样,大致可分为中原形式和契丹形式两大类。中原形式的大都为中原固有的样式,主要有杯、碗、盘、碟、壶、罐、瓶等。属于契丹形式的有长颈瓶、凤首瓶、鸡腿瓶、洗口瓶、鸡冠壶等。随着民族间的交流与融合,两种形式的品种相互有所借鉴。

辽瓷的各窑口瓷胎粗厚而坚硬,施釉前须先施一层白色化妆土,然后罩釉。辽瓷釉的分类有:三彩、颜色釉(黄釉、白釉、绿釉等)、釉下彩等类型。

三彩鱼形壶 高15cm,口径5cm,足径7cm

黄釉提梁壶 高29cm,口径2.5cm,足径7.5cm

白釉刻花鸡冠壶 通高26.4cm,足径7.4cm

黄釉执壶 高36cm,口径3.5cm,足径8.5cm

三彩印花盘 高3cm,口径14.5cm,足径8cm

白釉刻划花花口注壶 高32.8cm,口径8.4cm,足径8.2cm

三彩刻花兔纹小碟 口径12.2cm,底径7.5cm,高3.1cm

黄釉凤首瓶 高38.1cm,口径9.7cm,足径7.6cm

黄釉葫芦式执壶 高24.8cm,口径2.8cm,足径6.7cm

三彩刻花鹭莲纹盘 高3.1cm,口径12.2cm,足径7.5cm

绿釉划花单柄壶 高14.2cm,口径5cm,足径7.5cm

赤峰窑白釉划花填黑彩牡丹纹尊 高39.5cm,口径19.8cm,底径18.5cm

三彩印花方盘 高2cm,口径12cm,足径7.5cm

契丹族的生活习俗以什么为主?

在辽代,血缘纽带在契丹人中间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从事农业、手工业生产的汉人“城郭以居”,世世代代过着定居生活,不易融入“车马为家”的契丹社会。于是,契丹统治者便采取“团结”这些远离故土的汉人以建头下的办法来安置他们。由头下构成的汉人居民点都称为“汉城”后汉乾祐二年二月,“晋李太后诣契丹主,请依汉人城寨之制,给田以耕桑自赡,契丹主许之”。可见,“城寨之制”就是安置汉人的办法。阿保机还曾在前代已设州县并有汉人居住的地方安置汉人。例如柳城,在唐为辽西郡,“后为奚所据。太祖平奚及俘燕民,将建城,命韩知方择其处。乃完葺柳城,号霸州彰武军,节度”。此外,还有许多汉人是因为不堪忍受刘守光一类封建军阀的残暴统治而逃亡至契丹的。

“是时,刘守光暴虐,幽、涿之人多亡入契丹。阿保机乘间入塞,攻陷城邑,俘其人民,依唐州县置城以居之。”契丹统治者“树城郭,分市里,以居汉人之降者。又为定配偶,教垦艺,以生养之。以故逃亡者少”。所谓“树城郭”,就是建立汉城,亦即由头下构成的居民点。所谓头下,即把若干人户编为“团”、“保”等组织,并以其中一人充当“团头”、“保头”,余者即谓之“头下户”。此制很早以前就出现在唐朝的军队当中了。后流传于民间,成为连保借贷的组织。头下制度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这样的几户百姓连保,也谓之“团结”头下制度产生于内地汉族地区,它传入契丹地区的具体途径已无从察考。契丹与中原地区的联系是多方面的,而且相当复杂,因此,头下制度会通过多种途径传入契丹。

当时,大批汉族人作为“生口”,被俘掠到契丹境内,脱离了原来的户贯及一切社会关系。契丹统治者要重新安置他们,办法就是“团集”。所谓“团集”也就是唐朝人所说的“团结”,即将他们编制为“团”,并以其中一人为“团头”进行监管。当时这是契丹管理“生口”,防止他们逃跑唯一可行的办法。头下的规模不可能很大,因为团头是与一般头下户身分相同的劳动者,他只能管理数量有限的人户。辽朝不仅有头下,而且还进一步发展了这种制度,后来有所头下军州”,又称“头下州军”。“头下州军”的出现,表明辽朝已将头下纳入国家行政体制。州是五京管辖下的第一级行政单位。由头下可以组成州,如果规模较小,则可以建成低级的行政单位:“不能州者谓之军,不能县者谓之城,不能城者谓之堡。”这样的州、县、城、堡都是为“置生口”、经“团集”所建。

介绍下辽瓷三个官窑?

辽瓷是中原制瓷技艺与契丹的民族特点、地方特点相结合的产物。辽代最早的制瓷工匠是契丹从中原掠去的,太祖至世宗时期曾几次从著名的定瓷产地定州携掠工匠。瓷窑的建造约始自10世纪前后,并且一开始就仿照中原的做法,建立了自己的“官窑”,即烧造主要供皇室使用的高级陶瓷,由政府管理。官窑三处,为辽宁林东上京窑、内蒙古赤峰缸瓦窑和北京龙泉务窑。如以釉色区分,官窑瓷主要有三类:即白瓷、单色釉瓷、三彩釉陶。

官窑白瓷胎质细白,釉色纯白或白中泛青,釉质莹润,佳者与定窑上品相类。三彩釉陶器在辽代晚期出现,一般称“辽三彩”,系仿唐三彩、渤海三彩而来,而釉色浓重,更为艳丽,多用黄、白、绿三色釉,并多表面印花为饰。